可能对一个地方巡视过了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9-30 20:58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、中央纪委监察部特邀监察员任建明教授对此表示认同。他向中新网记者分析指出,因为专项巡视这种监督形式,大大加强了不可预知性,因此形成的威慑力会更大。

“之所以把专项巡视形容为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主要是因为这样的巡视对专业领域的腐败有很强的震慑作用。”汪玉凯向中新网记者谈道,目前,专业领域的腐败比较严重,甚至可能触目惊心。

“这表明中共反腐在不断改革,而不断改革的反腐体制机制,即是对腐败分子最大的威慑。”林喆谈道。

“加大对专业领域腐败的整治力度,这样反腐败才能进一步深入。”在汪玉凯看来,中央反腐的纵深推进,意在提振民众信心,为全面深化改革开山凿路。(完)

在林喆看来,中国实施超10年的巡视制度,是改革开放以来廉政建设最为成功的举措之一。值得注意的是,新一届领导层履职以来,屡提“改进中央和省区市巡视制度”。

分析称,专项巡视符合当前反腐实际。从常规巡视到“专项巡视“,既是巡视工作的一个改革,也是反腐工作的一大进步。

“因此,这将在很大程度上抑制腐败动机,促进内部自律,最终起到预防腐败的作用。”任建明说,也正因如此,专项巡视被称为髙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也指出,中央纪委对一个地区、一个行业、一个部门的廉洁状况是有一定了解的,此次向上述三个单位派驻专项巡视组,应该是有的放矢。

本月15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央纪委书记、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出席2014年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议时指出,还将“机动灵活开展专项巡视”。

有媒体指出,按照常规做法,一个地区或一个单位巡视一次后,在5年内可能就不再巡视了。这样的巡视有一定的规律性、计划性,难免被一些地方或官员钻空子,在被巡视的时候“严格要求自己”,或者多做些“表面文章”,等到巡视组一走,一切又是“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(舅)”。

据王岐山透露,今后的专项巡视很可能更多的是机动而灵活。他谈道,“可能对一个地方巡视过了,又发现了比较突出的问题或者有反映的问题,我们可以就这一个事、 就这一个干部派一个专项巡视组,把这个问题搞明白。机动灵活,摸不着,突然就来了,我看这个震慑作用很大。”

林喆指出,中央此次首推专项巡视,也是继去年“巡视对象不固定”、“巡视组长一次一授权”等之后推出的又一新举措。

中央纪委副书记、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张军在会上透露,增设三个专项巡视组,要积极推进专项巡视试点,增强机动性和威慑力,落实巡视全覆盖要求。

中共十八大以来,中央巡视密度超过以往,揪出很多“老虎”“苍蝇”。舆论认为,在此轮巡视中,中央首推专项巡视,必将让“虎蝇”无处躲藏。

对此,中共中央党校教授、博士生导师林喆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指出,提出两个月后即落地推进,可谓立说立行,反映了当下中国反腐的紧迫性,同时也反映出中央在反腐上雷厉风行的作风。

长期研究反腐问题的任建明表示,与常规巡视相比,专项巡视的特点在于“问题导向”——针对特定问题、特定领域、特定人员开展巡视,哪个地区或单位问题多,就向该地区或单位派驻巡视组。

记者注意到,“专项巡视”这一提法最早出现在今年1月份。王岐山当时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所作的工作报告中提出,要“创新组织制度和方式方法,探索专项巡视”。

在汪玉凯看来,以问题为导向的专项巡视,将进一步提高巡视成效,也能切实将一些社会群众关心的大案要案揭发出来。